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致谢走向没落的小灵通iyiou.com

2019-03-11 15:09:02

致谢!走向没落的小灵通

小灵通自1997年开通,在争议中发展到今天已经超过10年,用户数在高峰时逼近1亿.电信重组完成后,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曾经拥有近1亿用户的小灵通 就该退出历史舞台了.但小灵通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过客,正是它的出现,将高高在上的话费“拉下马”.因此,我们应该感谢走向没落的小灵通.

把手松开小灵通作为一种通信手段,并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在日本,它叫无线市话,简称PHS.它采用微蜂窝技术,将用户端(即便携)以无线的方式接入本地,使传统意义上的固定移动起来,可以在流动中接听、拨打.但它的致命弱点是需要建大量的信号站,通话效果差,不容易漫游,一旦车速超过60公里,基本就不能通话了.

中国早对小灵通发生兴趣的人是人称“小灵通之父”的徐福新.上世纪90年代末,电信重组,移动分离,对于中国电信而言,等于挖走了一块肥肉.从信息产业部的政策看,移动通信只允许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经营,中国电信和后来的中国通只能充当看客.但固定业务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渐趋饱和,随着个人通信时代的来临,移动通信呈爆炸式发展态势.时任浙江余杭市电信局局长的徐福新了解了日本发展流动市话(PHS)的信息,突然眼前一亮:流动市话,就是让固定移动起来,既不违反政策,又为身陷困境中的中国电信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

第二年,徐福新赴日本考察,理清了发展思路,那就是直接把PHS建在电信已有的固定上.

徐福新把思路跟手下一说,大家说总得有个名字吧,PHS这个洋名人们记不住,徐福新想了想说,就叫“小灵通”吧.

“小灵通”已经孕育腹中,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合作伙伴.这时,UT斯达康的吴鹰进入了徐福新的视线.

当时的UT斯达康还是一家主要做互联接入设备的小公司,市场份额小.当看到小灵通这个东西的时候,吴鹰决定赌一把,随即便将价值几千万的设备拉到了余杭.事实证明,就是这样一个“犯了机会主义错误”的投机者却终成功了.由于小灵通具有平均话费低廉、单向收费等优势,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小灵通便在中国遍地开花.1999年至2004年,凭借小灵通的成功,UT斯达康公司的利润由不到两亿美元上升至27亿美元.

中国电信无疑看到了小灵通在现阶段的巨大商机,投重兵于此,在全国大力推广小灵通,后来,中国通也加入这一阵营,各自为战,搅局移动通信市场.浙江省余杭市移动固话络实现10乡镇统一联,用户数激增,昆明个月就放号4000多户……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国内哪个城市开放了“小灵通”业务,哪个城市就会刮起一股“小灵通”旋风.

小灵通的出现大大加剧了中国移动通信市场的竞争程度,降价成了各运营商的选择.竞争激烈的2003年,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用户增幅不足3%.为了反击,移动和联通推出了以降价为内核的名目繁多的所谓“套餐”、“打包消费”和集团资费.当时有的用户戏称“通是用捞,移动和联通是用套餐套大家,总之是盯紧了百姓的钱袋子.”

一旦失去了价格优势,小灵通的噩梦也就开始.因为通信工具首先是要打得通,打沉淀了所有的耐性之后得畅,其次才是价格.小灵通糟糕的通话效果成为大众的共识,2005年后,小灵通在市场上渐渐失宠,一方面是小灵通的市场渐趋饱和,另一方面是移动和联通年年降价.电信重组完成后,也许就到了小灵通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

对此有人担心,近年来移动资费不断下降,源于电信小灵通的“搅局”.而这次电信重组,几家电信集团同时拥有了移动和固话业务.小灵通不再向移动挑战,固定也不会被移动“抢食”,他们还会主动降低资费吗?

健康管理服务体系
众包平台_众包模式_众包
2012年绍兴房产D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