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迪安谈任央美院长院别九年更要重新来投入

2019-03-17 15:57:46 来源: 怒江信息港

范迪安谈任央美院长:院别九年更要重新来投入

(图注1:范迪安出席了 丹青中国梦 展览发布会,这是他在中国美术馆馆长任上策划的一个大型展览。) (图注2: 丹青中国梦 展览) (图注3:教育部宣布任命我校新一届行政领导班子) 历史性作品积累,当代美术现状的关照,我特别冀望于美术馆新的领导和领导层。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院别九年,我更是要重新来投入。 22日,教育部任命范迪安为中央美院院长一职。而23日出席 丹青中国梦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美术作品展 发布会时,范迪安的头衔已经变成了 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作为该展总策展人的范迪安在会上回避了谈论个人履新一事,而将焦点聚集于此次新展。该展可以说是范迪安在中国美术馆馆长任上策划的一个大型展览。而其与中国美术馆的告别也被外界视为非常特别,中国美术馆用馆藏打造了全馆的三个展,无形中彰显了范迪安任馆长期间一直倡导的理念和努力的方向。 23日发布会后,范迪安接受新京报专访,畅谈了任职中国美术馆馆长期间与同仁所做的努力、未竟的梦想以及重归中央美院的初步目标, 美院历史的优势要使它更好体现,把优势变成品牌。同时探讨今天我们在教学上、教学方法、学术领域上还有什么新的增长点。也就是笔墨当随时代,学术也当随时代。 告别馆长藏品积累、当代美术研究有遗憾 新京报:你任职中国美术馆馆长近9年,能讲讲在中国美术馆建设上遇到的难点是什么? 范迪安:中国美术馆是国家美术馆,是公共财政支持的文化机构。其根本着眼点是尽可能地为广大公众服务,与专门化的场馆不同,与地方馆、民营馆、院校馆、画院馆不同。有人说你是搞当代艺术研究的,中国美术馆为什么不是一个当代馆。显然我不能这么做。它的职责是20世纪以来的中国艺术。 第二,中国美术馆如何形成对各地美术创作的支持,使不同的美术作品有机会亮相,我大概的一个方法是分门别类,择优而展。 新京报:9年的中国美术馆馆长生涯,有没有什么遗憾的? 范迪安:很显然是有的。美术馆首先要加快藏品的积累。尤其是21世纪以来艺术市场、民间收藏如此热潮滚滚的情形下,国家美术馆如何能够加大收藏力度。我们一方面呼吁政府投入更多的资金。这些都是增加国家艺术财富,需要站在这个高度上来看待这个问题,这才能使得许多重要的带有文献性、历史性价值的20世纪(尤其是前半叶)的作品不要都流传在民间。当然民间收藏也是好的,但毕竟不能在短时间内变成公共财富。 这些年我们加强了接受艺术家的捐赠,加强了对20世纪历史的研究,也就是想能加强藏品的积累。这方面的任务还非常重。市场上出现了名家名作,但苦于囊中羞涩。这都是遗憾,需要更好的政策保障。 此外,对当代美术的关照我自己觉得还不够透彻。中国美术馆在这方面的学术力量还不够。按道理,我们队伍中应该有更多的当代艺术研究人员、评论人员。但这方面还比较薄弱,有待于投入和加强的。 一句话就是历史性作品积累,当代美术现状的关照,我特别冀望于美术馆新的领导和领导层。 上任院长先梳理已做过的事情 新京报:履新中央美院院长,陈丹青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便为此叫好。事实上,对你来说,央美的学院环境并不陌生。你对上任央美院长有何设想? 范迪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院别九年,我更是要重新来投入。中央美院在潘公凯院长的执掌下,也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学科专业方面的拓展,实现了一个新的结构。这些都是突出的成果。 我到美院初会稍微有点梳理。一是把美院20世纪以来已经做过的事情梳理梳理,让大家了解美院在进入21世纪时已经做了那些,还有那些需要大家共同思考,或者突出的问题、甚至是难点,进而来进行发展。 事情一定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过去的日子里,比如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央美院是可以有全面作为的。在比较单一的文化框架里,比较单一的学术框架里,这时候可以统摄天下。但是在今天,你不可能全面伸出手脚,而更应该脚踏实地。这应该是我着重要思考的。 一句话就是历史的优势要使它更好体现,把优势变成品牌。同时探讨今天我们在教学上、教学方法、学术领域上还有什么新的增长点。也就是笔墨当随时代,学术也当随时代。


上海会议公司
新能源汽车检测
星力客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