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江湖混战谁具大佬相

2019-05-14 15:46:51 来源: 怒江信息港

期货江湖混战 谁具大佬相

随着金融改革大幕拉开,鲜活的金融主体或如猛虎下山,或似小鹿惊惶张望。

有这样一类机构,他们不差钱,不差优质客户,还坐拥无数房产和柜台,他们是传说中的富爸爸银行,是综合金融服务体系的头号主角。据中国证券报了解,继券商系开启了收购期货公司的波浪潮后,银行也加快了对期货经纪业的渗透。虽然银行直接收购期货公司尚未放闸,但曲线收购、间接控股早不乏案例。

在业内人士看来,商业银行庞大的客户群体,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便捷的技术支持,这些都是期货公司梦寐以求的。而在风险对冲、套期保值、资产管理、自营业务投资平台的扩展等方面,银行对期货业务亦有迫切的需求。

如果像银行这样的猛虎下山,期货市场将发生那些变化?银行来做经纪,我们就啥都不用做了。期货行业悲观者如是想。而乐观者认为,银行参与期货的体制障碍长时间内难以打破,这将限制其种种优势的发挥,进而难以撼动期货业的格局。

然而,若银行获准大规模介入期货业务,期货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提速和大洗牌,终券商系期货公司、银行系期货公司和实力非常强的传统系期货公司或三足鼎立。

曲线试水:银行系期货公司加速现身

银行兼并期货的浪潮来了。永安期货副总经理石春生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表示,在金融混业经营的改革大潮中,很多银行或成立大宗商品部,或主动参与做市,或尝试收购期货公司。

尽管分业监管的障碍尚未解除,即银监会管理下的银行参与证监会管理下的期货业务的牌照尚未放行,但在加速布局全牌照的战略下,银行间接控股期货公司的星星之火渐起。

今年年初,中国建设银行控股的建信信托以77.07%的持股比例成为良茂期货的控股股东;4月,另一家银行系信托公司兴业信托成为杉立期货的第二大股东;同样在今年4月,港交所与民生银行香港分行签订合作备忘录,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兼行长洪崎透露,民生银行未来会继续拓展商品业务,也会考虑收购期货中介公司。

事实上,当众多银行还在纠结于现有政策桎梏时,中国银行早在6年前就悄然成为个敢吃螃蟹的人。2008年1月,中国银行通过旗下孙公司中银国际证券注资7500万元设立中银国际期货国内首家既有国有商业银行背景,又有创新类券商背景的期货公司由此诞生。

工商银行则选择了海外布局。2009年5月,工商银行子公司工银国际获得香港证监会颁发的受规管活动第二类牌照,即可从事全球认可市场的期货及期权合约的买卖。今年2月,工商银行收购标准银行公众有限公司60%股权,成功进入伦敦大宗商品交易市场。

在南华期货副总经理朱斌看来,这些银行之所以成为先行者,归因于其过去与期货的交集较多,对期货工具的认识逐步加深,不是将期货理解为投机性市场,而是对它的贷款业务有帮助,对它的风险管理有帮助,比如工商银行的纸原油业务与国际市场挂钩,可以在海外市场做风险对冲,兴业银行在贸易融资中也与期货机构合作较多。

截至目前,银行系期货公司仍是凤毛麟角,其中中国银行旗下有中银国际期货,工商银行旗下有工银国际期货,建设银行间接控股良茂期货,兴业银行亦间接控股杉立期货。此外,招商银行和招商期货、中信银行和中信期货分别是兄弟公司。

银行系期货公司为何在今年加速出现?业内人士认为,这既是期货市场发展较快的结果,也是银行积极布局大金融平台、借力期货创新业务及境外期货业务的需要。

随着国内衍生品市场的快速发展,特别是金融期货及未来期权的推出,金融企业混业经营的趋势愈发明显,作为金融行业的顶层,银行肯定不会放过国内衍生品市场发展所带来的契机,这是银行收购期货公司的主因。光大期货研究所所长助理李宙雷表示。

通过控股期货公司,银行能够将自己的业务领域延伸到充满潜力的衍生品市场,从而与原有的业务结构相辅相成构建大而全的金融集团。海通期货[微博]研究所所长高上告诉,当前银行迫切需要国债期货对冲市场风险,对参与利率衍生品、外汇衍生品和期权的积极性很高。

中信期货副总经理景川同时指出,期货市场将是未来金融市场的一个高速发展的金融领域,银行的高净值客户需要多样化的资产管理产品,而期货衍生品市场为他们提供了新的选择。

收购期货公司后,银行的金融牌照更为齐全,期货行业具有优势的风险管理能力、商品研究体系和产业服务能力会被银行进一步吸收和提升,从而增强其金融产品的创新能力。长江期货总裁助理夏凉平说。

多空争议:关在笼子里的优势?

有钱、有客户、有点,在业内人士看来,依托强大的银行股东背景,若能将庞大的客户资源与期货市场对接,银行系期货发展潜力极其巨大。

一方面银行营业点较多,客户资源相对广泛;另一方面,银行作为股东,对旗下期货公司的支持力度可以加大;此外,银行在衍生品方面较早接受海外的先进经验、研究优势。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说。

一旦渠道建立,就不愁客户来源。在李宙雷看来,银行的客户遍及各行各业,包括实体企业、金融企业等,可以充分利用其客户优势。银行可以利用期货公司平台,做大做强银行的商品抵押融资业务,更好地为产业客户进行融资服务。此外,一旦未来期货公司需要发行相应的理财产品,银行可以利用其广泛的销售渠道进行推广,降低期货公司的发行成本。

借助银行的资本优势、人才优势、平台优势,期货公司可以彻底摆脱原来通道制单一业务形成的经营风险,向做资管业务、风险管理业务及做市商业务转型。高上认为,收购期货公司之后,银行可以利用自己的客户渠道优势和店优势,将期货经纪业务做强;同时银行资本金充裕,可以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和人才优势,将资管业务和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做强。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银行直接参与衍生品市场依然存在政策壁垒,对银行系期货公司而言,银行的优势依然被关在笼子里。

银行去做期货,大家觉得他的块头很大,优势很明显,会像券商系期货公司一样改变整个期货公司的格局。但我个人认为,短时间内这种可能性很小。朱斌就此阐述了三点理由。

首先,目前银行不能直接成为期货公司大股东,只能通过旗下的子公司或孙公司持有期货牌照,银行系期货能否利用他的母公司甚至爷爷辈公司的资源拓展业务,这要打个问号。

假如期货公司是银行下面的一个部门,银行给客户贷款的同时提供期货工具管理风险,这是一个内部整体打包方案,合作起来没有问题。那现在客户如果需要期货工具,还需要到另外的期货公司去开户,去交易,这种合作并不顺畅。朱斌说。

其次,目前适合银行系介入的期货品种相对有限。朱斌认为,券商系期货公司的崛起在于股指期货为之带来了春天,而银行系在股指期货上没有优势,目前唯有挖掘国债期货的需求,但银行尚未批准成为自营会员,不能像券商一样帮助其控股的期货公司。

,如果要把银行客户发展成期货客户,要耗费大量精力,银行从上到下未必愿意尝试。银行系期货跟银行的客户合作不是很方便,他不可能去银行的柜台卖期货产品,他也不能直接把银行的贷款客户拉到期货公司来。而且行业客户五花八门,有的做钢材,有的做PTA,要一一满足他们的需求并把他们发展成期货客户非常困难,银行高层和员工不会把他当主业去做。

事实上,银行系期货公司也存在缺点和劣势。银行在大宗商品等传统期货品种上不仅研究比较薄弱,而且在风向管理和杠杆交易等交易风险控制方面也存在缺陷。另外,除股份制银行外,国有商业银行缺乏竞争激励机制,对期货经营或相对保守。程小勇说。

高上同时表示,银行系期货公司发展较晚,从已经被银行控股的期货公司来看,他们大多在期货行业中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相对一些大型期货公司而言牌照不全,这将会使银行系期货公司在未来发展过程中受到一定限制。此外,银行原有的经营业务跟期货业务完全不同,银行缺乏期货高风险资产经营方面的管理经验和人才,银行控股期货公司之后能否实现内部资源的有效配置、统筹各业务板块也存在着一定的挑战。

捕鱼游戏平台代理
云南C型钢价格
锅炉脱硫塔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