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声讨德勤湜芣够嘚7z7z

2019-06-15 00:20:47 来源: 怒江信息港

仅仅声讨德勤是不够的_中华会计校

仅仅声讨德勤是不够的

0:0 每日经济·叶檀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国际知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德勤的“科龙门”大戏刚刚上演,他们面临着证监会的听证,一旦被处以行政处罚,则面临着科龙股民的巨额索赔。

“四大”得到中国政府和资本市场的推崇,始于市场对国内注册会计师行业失去信心的2001年,目的是为了提高我国会计业的从业水准。但此后中国资本市场牵涉的一系列案件显示出,“四大”在引进国际先进的行业标准与行业规范、提高中国会计业技术水准的同时,其职业道德水准却呈每况愈下之窘态。

我们曾经希望“四大”是中国资本“浊世”中的“圣女”,坚定投资者的信心,孰料终发现,四大“也不过是衣着光鲜的凡俗女人,贪利、妥协的弊端应有尽有。

对此局面,我们首先要反省的是依靠“救世主”的思路。从“四大”在国际上的表现而言———普华永道陷入美国国际集团审计丑闻,毕马威舍本求末地向客户推荐避税方法而非审计服务———我们本不该炮制出“圣女”神话,自己构局让自己上当。

从已经披露的上市公司案例看,那些大大小小的会计师事务所在上市公司的审计中大多数充当了“合谋者”,而非股民可以信任的独立的公正的中介机构。从中介机构的制度设计而论,中介机构依赖上市公司而活,本不独立,又何来公正?但矛盾之处在于,会计师事务所存在的理由与其价值的体现,正在于独立和公正。道理浅显,但知易行难,中介市场同样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利之所在,会计师也就只能将职业操守付之流水了。

类似于会计师事务所的矛盾同样存在于“四大”,发展中国家向“四大”开放中介市场本想提升本国的信用环境,不料这一环境反过头来却成为“四大”在这样国家降低职业操守的理由。联合国贸发会议早先曾有一份报告指出,世界“五大”(安达信未破产前)会计师事务所在给亚洲公司进行审计时,采用较低的审计标准,并没有在上述地区提供与其收费相符的服务品质。

德勤正是如此。让德勤陷入“科龙门”的两个注册会计师早有职业污迹:一为2005年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古井贡的签字会计师;另一位是此前为臭名昭着的银广夏审计的中天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雇用这样的两个人会给德勤带来怎样的影响,德勤不会不知道,但此二人游刃于中国资本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的情况了如指掌,其污迹在宽松的体制下反而成为提升业务的利器。

即便现在德勤被置于炉火之中,业内对于德勤的操守仍存在争议。一些人认为,德勤并未违反职业操守,如其对科龙2002、2003、2004年财报的审计意见分别为保留意见、无保留意见、保留意见,乃至终止与科龙的合作,在目前的体制状况下已经足以证明其怀疑态度。

为德勤辩护者无意中揭穿了一个残酷的真相:国内市场的中介机构的操守已降低到何等地步!其中国内的一些会计师事务所恐怕更不足道。其实,科龙的财务假账十分明显,德勤的保留意见不过是在践行中庸之道:既想让自己事后不受追究,又想维护中介机构的潜规则。

事情如果止于股民获得一定数量的赔偿(9亿元恐怕不可能),或者以对国外知名公司的声讨挑动起民族情绪,笔者觉得远远没有深入问题的本质,也不可能使此次索赔成为中国资本市场集体诉讼案中的里程碑。

如果德勤案能够使有关部门加紧从制度上保证中国审计中介机构的独立性,如果此案的索赔能够建立起保障中小股东权益的集体诉讼制度,如果“科龙门”能够改变对于中介机构的规范中以罚代法、重刑(事)轻民(事)的痼疾———那四大“圣女”即便落到凡间,也传递了火种。

相关热词: 声讨 德勤

白癜风能治愈吗
怎样申请微信小程序
鳞屑性湿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