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VS马化腾本是同校生相煎何太急iyiou.com

2019-03-11 15:14:10 来源: 怒江信息港

史玉柱VS马化腾 本是“同校生” 相煎何太急

外压之下,必有内乱。

近来携程起诉“去哪儿”、博客员工起诉博客以及腾讯起诉15名前员工等等,金融危机中风声鹤唳的中国互联界近来似乎重新兴起了一股“撕咬”风。

纵观这些官司,特点均基本属于小巫大巫争斗。首先,站间互相抄袭实行“拿来主义”可谓“自古”有之,当年新浪和搜狐就没少为这些事去法院讨说法,何况现在连有些大学教授的论文都屡有抄袭,“去哪儿”的们到偌大的一个携程上搜刮点内容下来给自己站贴金,说有罪过,这帽子不大也不小。其二,博客的员工讨工资,那也是再常见不过的劳资纠纷,这种举动不是农民工独有的专利,相信在金融危机之下,这种道德危机或许越来越失去味了。

不过,这些官司中,腾讯起诉前员工倒是一大看点。今年11月7日,腾讯向深圳福田法院起诉15名涉嫌集体跳槽的员工,原因是这些员工违反竞业禁止义务。按照腾讯总裁马化腾所言,这15个人的行为已经触到了腾讯的底线,而这个底线就是“不能把商业秘密带给对手”。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多重要的秘密,马化腾并没有具体解释。

当下互联界,很难说还有什么可以深藏不漏的秘密,一个稍有创意的商业模式一出来,一夜之间,就会有人模仿。技术上讲,如果15个人能让腾讯的“秘密”研发工程搁浅,或许说明腾讯的软件开发至今还是作坊式的。以腾讯5000多员工计,走了15人就触到了底线,不论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研发,如此的腾讯怎能不让投资者有想法。

问题是,腾讯并不“脆弱”,相反却是很强大。依靠起家的腾讯,如今的业务线涉及、游戏、搜索、电子商务等等,几乎无所不包,堪称是所有站的“公敌”,但依腾讯和马化腾一贯低调的作风,尽管和各路竞争对手们小龌龊不断,但是真正大张旗鼓对簿公堂的却不多。因此,此番腾讯仅仅为了15名前员工而高调“亮剑”,令人一惊之外,难免顿生疑窦。

本是“同校生” 相煎何太急?

这15名被腾讯起诉的前员工目前正在就职于一个名为的站。该是何方神圣呢?

就在今年7月初,史玉柱“击退”了马云,以5100万美金的代价获了 25%的股权,向你乞讨成为的大股东。马云和史玉柱这两位长于作秀的大家,在此事上一个显出了高风亮节,一个显出了当仁不让,都着实风光了一把。从那以后,社区类站就烙上了营销怪才史玉柱的印记。

互联江湖的圈子其实就那么大,可以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而的大股东史玉柱和腾讯老板马化腾更有着打断骨头连着筋般的渊源——两人都是深圳大学的校友,就在今年9月份,两人还携手出席了深圳大学25周年的校庆活动,受到了学弟学妹们的狂热追捧。那些学弟学妹们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2个月后,这两位学长之间就发生了“不睦”。

为何对私不对公

在国人传统的意识里,一直有同情弱者的情结,对于恃强凌弱以大欺小极为不屑。此次被腾讯起诉的15名前员工,违反竞业禁止是果,高薪挖人是因。况且腾讯人生在深圳,在上海,这15个人宁可拖家带口,亦或两地分居都要弃腾讯而走,自有他们的道理。

再说那“竞业禁止”,其实算不上是“高压线”,互联圈子里人员流动性相当大,而且拼的就是年轻时那几年,谁会为了那个竞业禁止而放空一两年或是更长。即便如不缺钱的李开复,当年从微软跳到谷歌时,也是惹得老东家大为光火,拿出了“竞业禁止协议”要告李开复和谷歌,可是还不是不了了之。因此,所谓的“竞业禁止”,一般来说,也就是个桃木刀,摆在那里镇一镇可以,很少用来真去“挥舞”的。

微软、谷歌、李开复,都是名企、名人,重量级也算不分伯仲,他们之间的官司还算是门当户对。而此番腾讯却以业界老大级企业的身份,单单起诉了15个“无名之辈”,而又偏偏又放过了,倒真是令人寻思。

皆大欢喜或可期

互联界的官司其实真的是不能当真,从没见过哪家互联企业因为输了官司而混不下去的,大部分的官司都是有始无终不了了之,为数不多有了结果的也多是各大五十大板,明镜高悬的法院早就被很多互联企业当成了营销工具之一。不过,尽管国人早就看穿了“官司营销”的把戏,但是海外投资者,还是很把官司当回事的。由此看来,此次腾讯单单起诉个人,而没有连带上,显然是给留了情面。这个情面留来何用?史玉柱曾表示,将在2010年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估计是考虑到的前途,腾讯并没有打算在的档案里弄出点儿前科,这样看来,腾讯还是相当为“着想”的。而却也“占了便宜还卖乖”,显出一股侠气之风,对腾讯道,有种你直接告我,欺负我员工算什么?

腾讯15名员工跳槽到是事实,但同样的事在不同人手中利用起来或许方法是不同的。一个并不算大胆的猜测就是,这很可能又是一场导演好了的皆大欢喜的喜剧。被起诉的15名前员工被腾讯视为触及了底线,这显然是从另一个角度肯定了他们对腾讯的重要性,属于VIP,对于这些员工而言,今后不论是在还是继续跳槽,都无异于拿到了马化腾的强力推荐信。而对于而言,由于开心的异军突起,早已压过了的风光,以怪才史玉柱的风格,岂能服输?此事一出,几乎等于是免费打了广告,一是告诉大家“人在呢”,二是能被腾讯当成的对手,也算“拔了份儿”,日后不论是上市还是找个下家都容易不少。,对于腾讯和马化腾而言,一来是帮了学长史玉柱一个大忙,二来还对自己现有员工起到了“以儆效尤“的作用,同样是一举多得。

没办法,冲着史玉柱,也只能想偏,不能想正。

2018年长沙智慧物流C轮企业
2015年南京B2B/企业服务Pre-A轮企业
2014年台湾生活服务B轮企业
本文标签: